当前位置 :
最难唱的绕口令诌不诌
最难唱的绕口令诌不诌
说我诌我不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
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四门三桥五牌楼,
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
在里边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六十六岁刘老头, ,
六十六岁六老刘,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座好高楼,
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鹅缎绸,绸上绣着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
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轴上拴着六十六头大青牛,

在牛上边蹲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
这么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
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妈的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
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
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
这两条狗抢骨头,顺南头跑到北头,碰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
油了六十六匹鹅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

在楼外头打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
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打死了狗,
又盖起来六十六座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洗干净六十六匹鹅缎绸,
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
牵回来六十六头大青牛,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 ,

这么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个气不休,手里拿着土坯头去打着狗的头,

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
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 ,
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最新更新
查询网(02577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02577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22